当前位置:主页 > www.48900b.com >

情人节最惊悚的事是被《消光2》女主“登dua郎”

发布日期:2022-08-06 07:24   来源:未知   阅读:

  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选在2月14日情人节这天,下班打开《消逝的光芒2》。

  哼哧哼哧跑酷这我正乐呵呢,到了主线,队友里面某位德高望重的大婶突然用如饥似渴的眼神盯着我,猝不及防突然一下,她就在她前男友面前给我来了一通“登dua郎”。

  虽然Techland不比兄弟公司CDPR有椰奶萌特希里朱迪这样的出圈角色,但在《消逝的光芒》里,女主捷德作为东欧大妞,一口的毛式口音也算得上直戳人心。

  然而在《消光2》里,女主角「拉万」却用一种钢丝球大婶的霸道锐利深深刺进我的恐怖谷,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唤起了我永恒的童年阴影,伊藤润二漫画中那个叫“时装女模特”的女人,顶着一张令人震颤的脸,掳走了系列主角“双一”。

  因为拉万的真人脸模罗莎里奥·道森是好莱坞备受认可的女演员,出演过《黑衣人2》《欲望都市》《罪恶之城》与《夜魔侠》,绝对是能Hold住大作的一张脸。

  可当我去沿着蛛丝马迹去探寻这股恐怖感的缘由时,一则Dying Light的油管官号往期推送骤然就让我有了答案。标题写着“Meet Lawan”,是演员罗莎里奥·道森的采访视频。

  如果我们把视频封面放大,你会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幅图景:罗莎里奥·道森的面容在光影的渲染下直逼人类心理恐怖领域,空洞没有眼球的面容宛若一张风干脸皮......

  对摄影者来说,角色塑造在于光影与视角。而对比同期正八经的心理恐怖游戏的《玛莎已死》,Techland镜头下的道森表现得都要更加恐怖游戏。

  所以你可以看到,国内各平台的主播甭管是偏整活还是偏技术,甭管是男人女人是Gay,几乎无例外的都在听说有MOD后,第一时间去给拉万做了个换头手术。

  换成宣传片原版,换成女路人,换成肥宅,甚至换成夜魔的MOD都有,只要不是拉万就行。

  甚至万众期待的、中外技术小组接棒攻坚了整整三个多月才刚刚做出来的与蒂法姐姐坦诚相待的那个MOD,访问量与下载量都被其中一个比了下去。

  再加上这个MOD出自国人之手,评论区里还出现了诸如对西方政治正确的讨论,以及「谢谢你,中国人」,「China numbah wan」这种称赞中国大神的声音。

  哪怕是整体舆论风气更加收敛的Reddit,当有人用机翻问起拉万丑不丑时,过半的国外玩家也会认为制作组并没有处理好这个角色,少数直接说“丑”,多数表示这种不协调感一方面来自建模粗糙表情生硬,一方面来自脸模的年龄40多偏大,和20岁出头的主角在一起嗑不来CP。

  蒂法如果是“耶路撒冷”的话,那么拉万可能算得上是2022年的“切尔诺贝利”。

  虽然E3宣传片里勉强算是明确注明了实机演示不代表最终版本,但种族和年龄的全方位改变,对很多玩家来说还是过于惊喜了。

  更关键的是,这种主线塞给你的「浪漫关系」缺乏选择。这对于很重视故事互动体验的玩家来说,无异于一场并不愉快的「包办婚姻」。

  于是在各大游戏网站上,很荒诞的出现了各种「远离拉万」的攻略。哪怕这样做必然达成游戏的「坏结局」,很多玩家也不想在这场冒险结束后,让主角继续跟这位女士在一起。

  并且要知道,当时E3公布实机演示做宣传的时候,Techland可是把CRPG的最知名编剧「克里斯阿瓦隆」放在C位站台的宣发上用的Title,也是《消逝的光芒2》首席编剧。

  这位写过《冰风谷》《异域镇魂曲》《辐射:新维加斯》的编剧,最擅长的就是做网状叙事与多路线选择。于是后续的媒体报道中,制作组也同样如此承诺,让很多玩家期待有《辐射:新维加斯》那样的剧情设计,且不说存在各种分支势力可以选择,至少也可以像其它CRPG那样选择自己心仪的伴侣。

  然而就在玩家望着克里斯阿瓦隆的大饼流哈喇子的时候,在2020年6月18日,突然有位名叫Karissa的女士站出来指控克里斯性侵。

  根据PC Gamers里Karissa那份的证词,后者被描述成了一个爱好猎艳捡尸的油腻中年。2012年在一场酒吧聚会后,克里斯设计把她送回房间,试图与她酒后乱性。

  风暴来袭,后续又出现了几名女性的跟进。于是在当时Metoo运动大环境下,“推特法庭”直接宣判了克里斯阿瓦隆有罪,《消逝的光芒2》制作组Techland发出公告,与这位“首席编剧”划清关系。

  结果就是选择分支被砍掉玩家和拉万车门焊死,正式版剧情出来,评价也不如人意。

  在阿瓦隆的最新回应里,Karissa的一位友人提供了更有力的证据。在这组时间同为2012年的聊天记录中,你可以看到Karissa对阿瓦隆的评价是“英俊,有趣,很酷的完美绅士”,在更完整的记录里,「如何倒追阿瓦隆」才是Karissa关心的话题。

  除此之外他还公布了一段录音。恕我直言,比起阿瓦隆,在录音中时不时向阿瓦隆开黄色玩笑的Karissa,更像是那个酒品不佳,亲疏关系没有分寸的痴女。

  然而这其中最令我喘不过气的因素也在这里:你无法预测哪天没有来由的诬告会瞬间毁掉一款游戏一个人甚至是你自己,但又无法否认这种几乎绕过法律的互联网审判,确实制裁了包括某流量明星在内的一大票“精英”,为部分伸张了正义。

  首席编剧被“推特审判”除名,黑人阿姨塞入游戏,毫无疑问《消逝的光芒2》就像我们之前一篇文章所担忧的那样,是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对游戏开发者创作自由的消极干涉的实例。

  但需要再次强调的是,我们绝不反对「平权」「多元」本身,而是反对某些群体过度干涉创作自由,假借「平权」「多元」之名,寻求特权甚至攻击异己。

  就像有的人认为《师父》的角色眼睛是丹凤眼,而有的人认为那是辱华眼;像是「春丽」的腿做得越来越粗,有人认为这是女权影响造型,有的人却喜爱这种硬朗的肌肉线条甚至视为性癖;更可笑的是,对岸同为中文母语的梗小鬼竟认为卡普空把香港区旗改为五星红旗也是种“政治正确”。

  人们对什么是「政治正确」都无法达到一个有既定标准的共识,如果为反而反,那么最后只会成为一顶相互批斗的帽子,看谁不爽就给扣上去,看多了听多了只觉得吵闹。

  幸运的是,游戏大作的发展并不像“网飞”剧或“好莱坞”电影那般一家独大,国产游戏的进步,日厂游戏的复兴,都会让玩家有一个越来越好的选择环境。

  就比如我们一位编辑在测评工作后觉得女主埃洛伊很有魅力,所以他会在2月选择荷兰工作室的《地平线:西之绝境》,而另一位编辑怎么着也接受不了埃洛伊过于线月就只预购了日厂FS的《艾尔登法环》。